央廣網北京7月29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夜新聞報道,受訪者:也沒有指標SD記憶卡嘛,感覺這樣以後醫院都不會再收那些重症的病人,要是超指標死的話,這回就變成醫生失職。
  受訪者:只怕醫患關係會惡化褐藻糖膠,醫療管理不能套用企業管理的一些指標。
  受訪者:那怎麼辦?作為醫院的護士盡可能做好本質工作,我們能做的只是盡可能達成那個標準,剩下的我們隨身碟也沒有辦法。
  受訪者:這個負面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就是說會導致醫院拒收重症患者,比住商不動產如說少求財、多求人。
  受訪者:我們做子女的,我們老人外接式硬碟不舒服肯定就想叫他來住院,死亡率來控制那我們子女的當前就是怕住院住不進來。
  受訪者:這些醫院對一些病人還不希望開這種高難度的刀,作為醫生的話肯定是希望把死亡率降下來,當然也不能除說每個醫生都能做到不推諉。
  受訪者:有一些人說會把平時的病人推出去,有一些人說會使我們的醫生失去工作的信心,影響了服務質量,這個都不是,因為我們醫生有醫生的道路,醫生有醫生的底線,我們還有一個法律在約束著我們,醫患之間的關係不是簡單的幾個數字就會影響我們的關係。
  剛剛我們聽到的我們在醫院在街頭採訪到的各種討論,說的是同樣一個指標,叫死亡率。他來自這兩天國家衛計委下發的"二、三級綜合醫院醫療服務能力標準"征求意見稿,其中規定:三級醫院住院患者死亡率≤0.8%,住院手術死亡率≤1.4‰;二級醫院住院患者死亡率≤4.0‰;住院手術死亡率≤0.28‰。征求意見稿一經公佈,引發了熱烈討論,正如您剛纔聽到的--很多人擔憂說:醫院為了控制死亡率,會不會拒收危重症病人?與公眾的擔憂相比,醫學界的吐槽更為激烈。比如"急救醫生賈大成"說,"衛計委新規規定患者死亡率指標,各級醫院只要把快死病人趕出院,或者對危急重症患者採取拒診、不入院措施,或者玩數字游戲,患者死亡率都有可能降至為零"。"謝子大夫"則連發質疑:"醫生治病不救命,哪個醫生能控制死亡率?控制死亡率唯一辦法就是作假,都是自動出院,他還說醫院是許多人選擇死亡的正常場所,幹嘛取締?"而更為大家熟知的醫生"急診科女超人"於鶯則評價這條規定為"出發點雖然好,但管理水平低"。
  於鶯:出發點肯定是希望各個醫院各個醫生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識,比如說改善自己的流程,提高自己的手術水平等等,包括救治重病患者的一些醫療水平等等,減少患者的死亡率。但問題是這個東西不是一個口號一個標準就能立馬提高的,在不能完全馬上比如說改良我們的醫療流程等等,你就直接把這個規定來定下來的話,那其實就是變成了,那我們以後醫院危重症都不收了,手術病人就做些簡單的手術,複雜的手術我們就不要了,各地醫院推諉病人的現象還是會有,比如說這個病人風險很高我們醫院做不了,那你就推吧,推來推去推到了協和就這樣。
  主持人:面對輿論的炮火和公眾的擔心,衛計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趙明剛向中國之聲回應說,標準中顯示的住院患者和住院手術患者死亡率數據,只是對二、三級醫院基線調查獲得的客觀情況、行業平均水平的實際表述,並非要求達到的目標,也不會導致醫院為此拒收重病人。
  趙明剛:這個指標他是一個引導性的指標,不是強制性的指標,這個指標只是告訴醫療機構和醫護人員在我們的執業過程中應當加強管理,確保質量和安全,讓我們的服務取得更好的療效,而不是說如果哪個醫院哪個醫生在某一個特定的時間點,達不到這個指標我們就如何處罰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這是一個引導性的指標,他不是強制性的。
  主持人:明確了不具備強制性,那麼引導性該怎麼理解呢?我們再來聽聽衛計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趙明剛先生的解讀:
  趙明剛:這個指標的取得是在我們前面委托相關的學協會做了基線調查基礎上,測算出來的一個平均指標客觀的講有許多醫院的統計指標值是比這個指標要好的,也有的醫療機構目前還沒有達到這樣的一個指標,我相信也可能他有他自己的情況,但是我們有這樣一個指標就希望沒有達到的醫院全面的分析一下,是什麼原因可能是由於重患多,所以沒有達到這個指標這個是正常,是不是有有情況我們要註意的,是不是哪些地方不到位我們需要進一步改進和提高的,來爭取實現這樣一個指標因為各地畢竟經濟社會發展不太平衡,醫療技術也不太均衡,醫療資源也不太均衡,有一些地方還有提升的空間。
  主持人:這樣的解釋是不是能夠打消大家的疑慮?能否避免形成對醫務人員有意無意的考核?今天我們也在各地做了調查,不止一家醫院告訴我們說,目前他們在當地醫院的所謂死亡率其實是有統計的,但還談不上是考核性指標,我們來聽聽看吉林省內的這家醫院:
  記者:敦化市醫院是吉林省內一家二級綜合醫院,醫務科科長李志江告訴記者,一直以來,雖然他們會對死亡率進行統計,但僅作為醫院內部運行指標,沒有考核評比壓力,患者也沒有特別關註過死亡率記錄:
  李志江:也是有統計,算一個運行指標,控制一下住院死亡的情況,有一些比如說可以避免死亡的我們可以進行核查討論,但是很多病情不是咱們人為能控制的了的,作為瞭解指標,不作為考核指標。目前沒有患者這樣問這些事兒,患者只關心病好沒好。
  記者:在李志江看來,如果將死亡率作為對醫院醫療水平及服務質量的硬性考核指標有些不切實際:
  李志江:因為疾病導致死亡那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單純因為某個醫院這個指標超了而對某個醫院進行什麼處罰或者是行政干預可能會不且實際。這個可以作為一個參考指標來評價一個醫院的運行情況,但是如果是作為考核指標的話,可能還是有點那什麼。
  記者:按照目前征求意見稿中,對二級醫院住院患者死亡率≤4.0‰;住院手術死亡率≤0.28‰的具體指標,似乎很難達到:
  李志江:應該是不太容易,一千個病人住院死亡四個病人,一個綜合醫院如果以內科為主,可能內科老年人疾病偏多,那它死亡可能多一些。手術死亡這個指標我個人認為比較嚴格一些,因為現在國人平均年齡比較大,外科手術七八十歲的患者逐漸在上升,內科心臟病高血壓包括腦部疾病,手術一定會有風險,我感覺還是高一點。向著這個目標去努力,但是不一定能夠達到標準。
  主持人:類似的說法我們在青島的一些醫院也聽到了。
  記者:據三級醫院青島市第五人民醫院的醫務科主任趙茗介紹,死亡率這些指標過去就有,但不是前置的。
  趙茗:原來醫院質控它有這麼一個指標,針對你什麼疾病死亡率,這個是有這麼一個考核指標,來評價你醫院的一個技術水平,它是事後的。而現在等於給你事前卡了一個杠,要求你必須在這個杠之內,等於給你頭上設了一個緊箍咒,到了醫院,醫院會對科室有一個要求,每個科室他可能有一些重的他就不收,有可能耽誤最佳的治療時機。原來來了危重的,他必須要治的,他不會考慮死亡率什麼的。
  主持人:不過,如果就此覺得死亡率指標不會導致醫院往外推病人的話,似乎我們的調查還不夠,因為在浙江餘杭也我們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王先生:他腹部被中了兩刀,他們不收,說不敢收。他們肯定如果這個客人接的話,如果中途死掉的話,他們醫院可能會那個有責任的嘛,那後來搞得沒辦法嘛,到私人診所裡面去了嘛。
  記者:王先生在採訪中表示,之所以他的朋友被拒絕收醫,很有可能就是跟所謂的“死亡率”考核標準有關。那麼“死亡率”考核標準到底是怎麼規定的呢?對醫生的工作又有怎樣的影響呢?一位劉姓醫生是這麼給我們解釋的:
  劉姓醫生:他就是醫院對每個科室有一個行政上的要求,他一年的死亡率不能超過有一個具體的數值,是根據每個科室的情況不同而定的。他超過一定比例的話,可能就對這個科室的評優評先就會有影響,所以醫院這個規定害的有些疑難病人都處於那種不怎麼敢收的情況下,影響到正常工作。
  記者:劉醫生表示,作為醫生他們也有自己的無奈。面對患者,當然願意盡心儘力,然而在碰到重症患者的時候,他們也同樣要考慮到一個科室幾百個醫護人員的利益,就算實在想接收這樣一名患者,也需要提前跟醫院提出申請之後,才敢接收。
  主持人:在安徽我們還聽到了另外一種說法,由於現在醫患關係較為緊張,死亡率關係到醫院的臉面,也牽扯到未來可能的麻煩。
  記者:安徽滁州某醫院醫務科陳科長告訴記者,醫院對“死亡率”並沒有具體規定,都是各自統計作為數據留存檔案。
  陳科長:各家醫院對這個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或者說現在就診過程中的統計,就這個統計也不是完全準確的,比如說,他到了急症就沒有了,但是死亡報表也是我們報,這個比例也是不少的,所以說這個不是太好統計。我們對“死亡率”這塊是沒有明確規定的“死亡率”是多少。
  記者:由於患者只要是在醫院死亡就由醫院來上報,因此一些家屬的行為也很讓醫院頭疼,也有一定影響。陳科長:
  陳科長:有很大的影響,因為你就是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可能對他來講,他也是不能接受的。一些家屬在病人送來之前就已經去世了,他也算在你們醫院頭上說你沒有儘力。
  記者:“死亡率”多少沒有對醫院的評級並沒有影響,但是由於死亡病患的家屬不接受醫院解釋或者認為不盡責,就會出現醫療糾紛等問題,短時間內對醫院名譽還是有些影響的。
  陳科長:他認為你有問題,你就要解決,有的就會出現一些過激行為,對醫院來看病的病人來說還是有一些的。
  主持人:我們聽到了現行的已經有的死亡率在各種不同的醫院統計過程當中產生的一些不同的影響,我們還註意到有很多的朋友在微博上發出討論,說以前為了控制醫保總額結果會產生拒收醫保病人類似的情況,今天我們在福建也再次瞭解到了相關的細節。
  記者:王先生因為一場車禍住進了福建永安市一家醫院的神經內科,做了開顱手術住院15天后,醫院便通知他要辦理出院手續後再辦理入院,這一來一回的折騰讓病人和家屬十分納悶。王先生家屬:
  王先生家屬:上面指標是控制死的,平均二級醫院住院天數要小於10天,住個十天沒好把病人趕出去,那不是增加醫患矛盾衝突嘛。
  記者:記者調查發現,當地幾家公立醫院每天都會遇到類似王先生這樣的情況。永安某公立醫院神經內科護士長告訴記者,他們科室每天面對的都是重度患者,當地醫保部門關於出院天數的規定,讓他們也非常無奈:
  護士長:人均十五天,感冒都有十幾二十天才會好,開個腦袋十五天出得了院嗎?所以我們科室經常這些指標他醫生是達不到的。出現這種情況那醫生只好讓人家扣錢咯,那你也不可能把病人趕出去,非常無奈。
  記者:採訪中記者瞭解到,關於住院天數限制的考核,不僅關係到護士的績效,也關係到醫生的績效考核,這讓不少醫生惶惶不安:
  醫生:它的給的指標就是說必須要病人住院天數不能超過十五天,但是我科室的病人很多是腦溢血的,他術後恢復期是要一兩個月的,這樣我就變成對這個病情我就不好控制,我不能十五天叫他出院了,一住都要住一兩個月,這樣變成我明顯就超標了,醫院就要考核的時候就要扣我的分數了。
  記者:據瞭解,福建永安醫保中心規定,每個床位病人住院天數不得超過15天,如果超過天數病人未出院扣除當月責任醫生的績效。對於當地醫保部門這樣無釐頭的規定,永安某醫院護士認為,醫院完全可以根據不同的病種分別進行天數設定:
  護士:開個腦瘤一般情況下病人是可以出院,但是今天這個人抵抗力低了感冒了,他頭皮感染了或者顱內感染了,我看他命都有可能丟在醫院,你怎麼能規定他十五天出院呢?我覺得應該把各個病種細化,假如感染或者其它併發症的情況下,你可以按時序的方式給人家診療,給人家一個彈性的。
  主持人:為了控制醫保總額,結果會產生拒收醫保病人,或者讓大家以15天為限,來回折騰住院、出院的類似遭遇,似乎是在提醒我們引導性的指標未必一定不會被醫院上升為內部控制性的指標,那這死亡率指標到底該不該有?衛計委提出的希望它能起到引導各級醫院提高醫療服務質量的良好初衷能否變成現實呢?今天,我也採訪了著名衛生法學專家卓小勤先生,我們來聽聽他的建議:
  卓小勤:我們行政機關在制定一些政策的過程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制定的政策要有科學依據,因為死亡率的這個問題在很多情況下,你要區分是因為醫院的這個過錯行為造成的患者死亡,還是因為他是本身就是不治之症導致的死亡,我覺得對於這個病人犯了不治自症比如像癌症晚期這樣的一些死亡率也算做醫院的指標,這樣的話一方不科學另外一方面就必然會造成這一類病人會受到推諉的待遇,他們的就醫的權利得不到保障,但是如果說我們把這個由於醫院的過錯行為造成患者死亡統計的數據對醫院做出一些限制性的要求,我認為這些的規定,會更積極一些,敦促醫院提高醫療質量,避免因為這個醫療事故或者醫療過錯造成患者死亡,因為以往的一些經驗,也顯示出比如說原來醫院評審醫療事故一票否決,這樣的話就造成醫院篡改病例,勾結醫學會製造假的鑒定,最後造成患者合法的權益得不到保障。
  主持人:我們再來聽聽基層醫院人員怎麼說,採訪到的是青島市的一位急診科主任。
  記者:青島市第五人民醫院急診科主任薑榮欽認為,死亡率這樣的考核指標應該有,有利於醫院提高醫療服務質量,但是全國不能一刀切。
  薑榮欽:包括住院平均日、費用的使用、病床的周轉率、抗生素的使用情況等等都有具體的指標。通過努力的話還是能夠完成這些指標,國家應該做一個充分地調研基礎上。經濟發展不平衡,沿海、內陸也是不一樣的,有所區別對待,更合理的調整參數。這個死亡率定的話一定要切合醫院的實際,也不能把其他地方的標準拿到這兒來用,手術多的他肯定死亡率會高一些,另外手術的病情的輕重也有一個分等級,應該分病種越具體越好。
  主持人:應該分病種,越具體越好,聽到這兒要請出我們的兩位觀察員,洪琳老師,我記得昨天晚上10點鐘我們央廣夜新聞時段在討論這個選題的時候,您當時也在場,當時說到引導性該怎麼理解,比如說參考性還是非強制性同時他又有限制性規定,今天來看可能後者的可能性更大,而基層的醫務人員包括很多患者對這一點還是有不小的擔憂。
  洪林:我覺得基層的醫務人員包括患者有這樣的擔憂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我們知道中國人在這個社會裡往往還是服從性的社會,上層有什麼樣的指示,那麼底下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這是一種距離。因此上面有這樣的一個規定下來之後,我比較擔心的一點就是說層層往下解釋的過程中,他有可能就把這個政策方針就解釋走樣了,而且他會拿出最簡單最核心的問題,比如說傳達的過程有可能情緒化的,上面已經說了死亡率就是有指標的,他不要問我為什麼你照做就是了,這種情況是非常有可能的,因為不是每一級的幹部就是在解釋這種政策的時候,都有那麼高的我們說這種政策的水準,很有可能會有走偏的情況,另外一個本身帶著情緒的時候,你貫徹執行這個政策的時候,不走偏才怪呢從患者的角度來講,他不會把你的政策從頭到尾每一個字或者說耐心的聽你去解釋,他會抓住最核心的字眼,最核心的字眼是什麼,死亡率,對吧,就是說你要超過你就是醫院,評級受到影響,那麼患者就會擔心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作為一個危險重有生命危險的病人我到了醫院裡面會不會救這種擔心非常非常正常,到了一線醫護人員來講,他也會擔心這樣一點,既然有這樣的規定,那麼我為了避免這個規定,比如落實到我們的醫院,或者說具體落實到身上的時候,有可能有這種情況,不是說硬性拒絕這個病人,日常的生活中我們也碰到這樣的情況,他會委婉的告訴你說,我們的醫院的醫療水平不行,你最好去某某醫院,那裡的醫護條件包括這方面他是最擅長的,你到那可能會更合適,這種軟性一點的推諉究竟算不算這種情況有可能會出現你真正衡量的時候你沒法說,他是政策導致了執行,還是說真正希望患者到更好的地方去,因此我擔心在具體執行過程當中就會出現對這個政策理解偏的,或者本身不希望產生正確的理解,會有我們所說的惡意執行的情況。  (原標題:患者死亡率或被規定 引發醫學界內部激烈吐槽)
創作者介紹

1206

en15enxr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